学习,让您收获的不只是证书
INEWS / 新闻中心
职业本科定义之乱象
来源:高职观察 | 作者:新闻小能手101 | 发布时间: 2021-04-14 | 444 次浏览 | 分享到:
职业本科定义之乱象


创建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有其当然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基础,然而在什么是“职业本科”的问题上却出现了认知和执行层面的偏差。职业本科定义的乱象表现在:
1.政策摇摆
    首先,国家两大职教纲领性政策存在表述差异。在2014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中,提出的是“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技术类型高等学校转型,重点举办本科职业教育。”说明这里的职业本科实际上是新建地方本科院校转型的方向,与高职院校群体没什么关系。2019年颁布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指出“推动具备条件的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鼓励有条件的普通高校开办应用技术类型专业或课程。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相比2014年的文件有了三个变化:其一,新建本科高校的转型不再一刀切;其二,应用型从“转型”到“转变”的提法差异;其三,职业本科的提法独立了出来。从两个政策的表述转变来看,说明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和应用本科转型虽同属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又是两条分立的路径,实际上承认了职业本科创建的独立性。教育部职成司司长陈子季在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2019年年会上的讲话中,却是另一种表述:“新时代职业教育发展的核心任务,是建设一个中等职业教育—高等职业教育—技术应用型本科衔接贯通的职业教育体系。”即他认为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是“技术应用型本科”形式,是应用本科和技术本科的综合体。
    同样在地方执行上也出现了偏差。如以2019年之后地方政策执行来看,目前有三种执行路径:一是合一路径,以江苏省为代表。2019年12月11日,江苏省的声音是:“在未来几年内,江苏要建成10所应用型本科或者叫职教本科。”将职业本科和应用本科合二为一。二是交叉路径,以湖南省为代表。2020年1月7日,湖南省颁布的《湖南省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探索优质高职院校升格为应用型本科高校。探索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推动具备条件的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将职业本科和应用本科视为两条路,但高职升本的方向却是应用本科。三是分立路径,以山东省为代表。2020年1月15日颁布的《教育部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整省推进提质培优建设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的意见》中提出“把现有半数左右省属本科高校转型为应用型本科高校;在进入‘双高计划’的高职院校的骨干专业试办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保持原来的新建地方本科院校转型应用型本科的路,在职业本科的发展上仅是“双高校”举办职业本科专业。接下来各省在职业本科的发展问题上大致也不会脱出这三条路径,到底“职业本科”的发展方向如何,也会继续纠缠不清。
2.研究歧解
    政策上的不一致,也让长期以来根据政策文本做学术研究的职教界在对“职业本科”下定义的时候堕入了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境地。这里不探讨应用本科、技术本科这些在职业本科之前出现的概念,仅以近年来职业本科的解释为例,至少存在四种解释:一是合一论。如梁卿认为:“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即引导部分以学术教育为职责的普通本科高校向以职业教育为使命的应用技术大学转型。”这大致是受了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政策文本的影响,解读出应用本科转型是转到职业教育的路上,同时看到了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创建中暗含的希望,所以将职业本科的建设方向定为“应用技术大学”。二是包含论。如张健认为:“本科职业教育是应用技术型本科的一部分。”即不得不承认应用本科转型这一政策大势,但又不愿意放弃高职在其中的参与性,于是将职业本科纳入应用技术型本科当中,作为其组成部分。三是本位论。如伍先福认为:“职业本科教育是指以职业目标为导向,以职业能力培养为核心,以职业素质教育为依托,理论教学恰当、实践教学充分的本科职业性教育。”这是在职业教育的原有概念上累加一个“本科层次”而已,这一概念基本上没有对职业本科的新内涵做出应有的阐释。四是杂糅论。如曲洪山认为:“本科高职即培养生产、服务、管理一线的高级应用型技术人才的本科层次的职业技术教育。”这是将职业教育和应用型人才培养的概念做了个综合,显得似是而非、面目模糊。
    在职业本科的先行探索中我们也看到了这种混乱的现象,如2014年国家政策文本中出现“本科职业教育”字样后,2015年天津中德职业技术学院即实现了“两级跳”,直接升格为“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公众一度认为职业本科的发展方向就是“应用技术大学”。笔者在研究中也发现,2014年之后高职院校在升格更名过程中也出现了职业技术学院更名的去“技术”化现象和专科院校升格更名的“应用技术学院”趋势。此后深圳市要建一所职业本科,校名几经变更,最后在2018年确定为“深圳技术大学”,让原来的“应用技术”的名称统一性受到了挑战。而2019年两批正式的职业本科试点院校的名称又再次跳出“应用技术大学”和“技术大学”的圈子,重新回到职业教育的语境中,被称为“职业大学”或“职业技术大学”,让职业本科的概念在实践中再次出现了混乱现象。(节选自《职教论坛》2021年第2期)